降低朝阳医院试点医药分开后的就诊压力

2020-11-28 21:21

北京医管局一名内部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,11月8日下午,北京友谊医院、北京儿童医院等多家大医院高层聚集一堂,就十八大提出的“深化公立医院改革“要求,紧密部署下一阶段的公立医院改革工作。

陈勇表示,目前联盟面临的较大难题是:朝阳医院已有1400余种药品实施零差率,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零差率药品种类仅为519种,如果患者转诊到二级医院、社区医院进行治疗,药品价格会增加。

“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,随着改革的深入和推开,会有更多的病人返回到大医院,这与改革的目的是相悖的。“陈勇表示出一定的忧虑。

“公立医院经过改革后,想提高收益就必须提高效率,就得把已经快康复的病人及时转到下级基层医疗单位,也就解决了基层医院过去‘吃不饱‘的问题,双方互利互惠。“

零差率药品种类差别是难点

联盟内单位将实现双向转诊

陈勇表示,各家医院在联盟内合作一定要有利益分享,如果这个联盟造成大家都在互相争抢医疗资源,争抢病人和市场,这样的联盟很难成功。

上述人士告诉记者,此前一天以北京朝阳医院为首成立的首个医疗联盟,正是下一阶段医改工作即将全面展开的前奏。

一名医改专家告诉记者,医疗联盟的尝试多年前就已经开始,但其中牵涉到太多的利益,因此很难深入。目前医改已进入到攻坚克难的阶段,大医院改革已经入手,接下来的基层医疗服务单位改革才是难点。

上述人士表示,成立后的医疗联盟单位总床位数约有3100张,未来联盟内的单位将通过双向转诊等方式,将康复期的病人转入基层医疗服务单位,以合理分配医疗资源。

陈勇的话印证了上述专家的说法。他直言:“双向转诊机制一直在做,但未成规模,或者说没有达成预期的效果,主要是因为没有建立起很好的利益分享机制。“

上述医改专家表示,不过病人转诊仍然牵涉到多方面的利益问题,例如检查费用、化验费用、床位费用等,这些都需要联盟内的医疗单位事先协商好,下一步改革才能继续下去。

北京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告诉记者,取消15%的药品加成费用后,该院53%的全年医药占比不复存在,不仅切断了医院一半以上的收入来源,也形成了一个价格洼地。从市场的角度来说,和其他医院相比,朝阳医院作为医保a类医院,之前形成的价格洼地会吸引更多的病人来这里看病、拿药,加重医院负担。成立医疗联盟后,有望缓解这一问题,降低朝阳医院试点医药分开后的就诊压力。

上述北京医管局人士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之前公立医院改革的重心主要放在三甲医院上,现在正逐步向基层医疗服务单位倾斜。一直以来,联盟内的二级医院和社区医院的床位利用率都不高,通过医疗联盟的双向转诊通道,有望从一个新的角度--调整医疗资源分配的角度来推动公立医院改革。

“目前,医疗联盟的成员单位由北京朝阳医院、武警北京市总队医院、朝阳区第二医院、朝阳区中医院以及高碑店、三里屯、团结湖和八里庄等7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成。“

利益博弈或成改革关键

“这个问题目前较难解决。以我自己为例,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,须服用的很多药物社区医院里没有,只能去三甲医院拿。“一名从事医疗一线工作多年的医生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(责任编辑:秦静)

不过陈勇表示,为解决这个问题,北京市人社局已承诺,社区药品零差率目录有望进一步扩大,常见病、多发病、慢性病这三类药品将会扩容。

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关于“深化公立医院改革“的表述,让医改的方向进一步明确。

陈勇认为,本次成立的医疗联盟或能从利益机制上有所改观。他指出,在公立医院改革之前,医保付费制度未进行相应改革,15%的药品加成也未取消,不管是类似朝阳这样的三甲医院,还是二级医院、社区医院,都有一种“争病人“的心态,尤其是纯粹看小病、来拿药的病人,抢得越多收入越高。但在取消15%药品加成并实行总额预付制后,试点改革的公立医院不再是病人越多越好,多开药并不意味着赚到更多的收益,而且基于总额预付的限制,收取病人数量过多、突破总额后,反而会令医院感到棘手。

今后,纳入联盟的所有医疗机构都有望与朝阳医院这样的a类定点医院一样,不受定点限制,医疗费用可以纳入医保报销。